灵石县南焉乡张瑞宁涉嫌9条人命矿难

15.jpg

群众实名举报信称:

  张瑞宁,现年55岁,本是灵石县南焉乡羊道坡村的一名农民。80年代中期,全国改革开放的大潮刚刚席卷灵石县城时,在南焉乡信用社(现叫农商行)当临时工的张瑞宁却因挪用储蓄款被开除。开除后的张瑞宁因为在工作期间曾结识南焉乡企办会计杨某(后成为乡企办负责人)所以就被杨某收留。收留后也没具体事做,张瑞宁就利用杨某的关系,在南头沟煤矿前边1公里处私炼土焦,炼土焦的煤炭拉的就是公家南头沟煤矿的煤。炼土焦二年挣得部分钱财后,张瑞宁又利用杨某的关系担任了南焉乡乡办洗煤厂的厂长。乡办洗煤厂在张瑞宁大肆侵吞下,二年后无奈关闭。而一跃成为有钱人的张瑞宁却在玉成沟办起了个人的鸿腾洗煤厂。为偷逃国家税款,号称小脑发达的张瑞宁到处收集周边村子里残疾人的《残疾证》,说是办福利洗煤厂。周边村里的残疾人20多名,只有他家亲戚2名在他磅房干过活,其他残疾人安排就业挣钱早已成为一纸空文。

  通过不择手段富起来的张瑞宁在人们眼里早已成为企业家。出入大奔驰,西装革履。直到成为灵石县的政协委员,人大代表,面对县委政府给予的荣誉,光环,张瑞宁本应回报政府,回报社会,主动承担社会责任。相反,这-切却给他以后的疯狂敛财披上了厚厚的保护衣。

  2007年,张瑞宁拟定了份《四荒和土地承包协议》在南焉村羊道坡自然村村民没有一个人知情的情况下,竟盖上了村长张百凤的名字(张百凤到现在都证明自己从来没有印象,毫不知情)。协议的内容更是啼笑皆非,说是每年给村上交一万元,但是村委却要无偿供水、供电。就这样羊道坡所有的自然土地,荒山荒坡,下来1500余亩土地一夜之间成为了张瑞宁个人的。协议时间从2000年至2050年,但到现在,村民没有见过他上交的一分钱,村民却要为日益上张的水、电费,每年还要倒贴他钱,广大村民人人叫苦,敢怒不敢言。

  其实,巧取豪夺土地只是张瑞宁的第一步棋,张瑞宁有着更大的阴谋。他根本不按协议上广种树的约定,而是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开起了煤矿(窑深沟煤矿)修火药库、办公大楼。村里的老百姓却像是回到了旧社会,脚下的每一寸土也都是张瑞宁的,连老人们在山上捡点柴火都要小心翼翼,怕遭到他家人的谩骂。

  在大肆掠夺国家煤炭资源的同时,张瑞宁当时的窑深沟煤矿井下,无序开采,管理混乱。2005年清明前后,一声巨响窑深沟煤矿井下发生了瓦斯爆炸,当时9名矿工当场死亡,9个家庭瞬间破裂。而张瑞宁胆大包天,竟采用了欺上瞒下,满天过海的手段,瞒报了这起矿难。当时的矿长叫郝双宝(是汾西矿务局两渡矿正式工人,老家是灵石县南关镇仁义村人,村里人也叫他郝光荣,郝宝宝)。此人现在已从两渡矿退休,在两渡矿楼区居住。此事请领导们彻查,给死难者一个交代。

  另外,由于一纸假合同,羊道坡村村民的退耕还林款被张瑞宁多年违法领取。张瑞宁给当时任现林业局局长王某某送厚礼,引导王某某给其办理了林业证,这样来更是村民赖以生存的耕地变成他的林地,强行改变了土地的用途。

        2008年,在国家煤矿资源重组的大潮下,小脑发达的张瑞宁又以数亿元的价格将其煤矿卖给了国泰集团,也就是现在的国泰鸿利煤业,这其中仅土地一项就卖了2000 余万元。

  为了使自己侵吞土地一事变成铁-般牢固, 2007年底张瑞宁通过活动当上了南焉村村委主任。2011 年又开始一肩挑,既是村长又是村支部书记,直至2018年底罢免。

  当前,在 书记的指示下,全国上下正在开展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斗争,试问张瑞宁:1、一纸假合同凭什么成为你的护身符? 2、在县国土局认定非法占地并出具认定书后,为什么时至今日仍不见你交出违法所得,还给老百姓,还给国家? 3、是什么力量敢使你隐瞒煤矿事故不报,谁在保护你? 4、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却成了你的林地,村民缺吃缺喝,至今不能被确权,你肯定违法。5、国泰集团每年给村委上交的占地款从未见你张榜公布过,老百姓没有见过一分钱,请领导们彻查。6、为什么你长期国外、北京、海南、打的是高尔夫,住的是别墅,拥有多辆豪车。偷逃的税款连范冰冰都补交了,你却毫发无损,你比范冰冰牛。7、你在灵石县汇民村镇银行入股一千万元成为大股东,可你的家乡南焉羊道坡村房屋都裂缝了,地下水早已漏干了, 道路开裂的可怕了, 老百姓的土地都没有了,是谁给你榨于老百姓最后一滴血的勇气。张瑞宁你的所做所为,党和政府,还有人民群众是肯定不会放过你的。

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转载网络,请读者自行辨认文章真伪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.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